静守时光,以待流年

柯星2

         终于考完了!才想起自己刚开始就坑掉的文文,对不起!星海,我错了,柯少,你们回来吧,表抛下我啊,我一定不坑了。

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

        柯雨泽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孩伸出的手,眸光冷淡而沉静,思绪却已飘飞到遥远不知名处,悠悠地回想起那个下午的那个女孩的沉静笑颜,沉淀了阳光的奶香味,平静了他有些浮躁的内心。
         那时,他们都不大,明明不应有什么交集交集,却又奇迹般地相遇,给他的生命带来那抹阳光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柯雨泽很聪明,只是他无意显露在众人面前,也懒得罢了。但早些时候,他还没有这么淡漠,虽气质仍很清高,却浮于表象,少年人的傲气和张扬从不遮掩,所以小时候,他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,散发着人生赢家的光芒,耀眼的刺目,但这时的柯雨泽还不明白,阳光的背面就是黑暗,智半近妖总会引来嫉妒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放学,柯雨泽没能立即回家,他被堵在了学校对面的小巷子里,面前几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学着经典港片《古惑仔》中五兄弟的打扮拿着铁棍大笑。
        其中有一明显模仿山鸡(《古惑仔》中人物)的孩子,剪着中间一坨极为茂密的……板寸头?仰( 猥 )天(琐)长(大)笑(笑)道:“生蕃(《古惑仔》4中炮灰)你这个gnydxjr,仗着成绩好,几次三番跟我做对,抢我的小弟和地盘(同学老师的欣赏和班级地位),就连我的马子(该同学迷恋的班花)都跟在你身后鞍前马后。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今天我们五兄弟齐聚,我看你怎么跑!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 而柯雨泽至始至终都面无表情,他薄唇亲启,开口说了第一句话“蠢货。”声音不见一丝惶恐,有的只是冰冷。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这时柯雨泽还这么嚣张,“山鸡”彻底怒了,md,中二病也是有自尊的,龙套也是小动物,就算不是珍稀动物,你这样粗暴,我们也是会灭绝的好吗,省着点用行不?
         越想越气,越气越想。本来只是想吓唬他一下,毕竟小孩子哪敢真打人,但在这一气之下,小屁孩儿们彻底黑化了,恶向胆边生,准备拿首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!”那死小孩狞笑着,用软萌软萌的童音阴恻恻开口,“好,既然你不给我留面子,你也不要想我给你留里子!兄弟们,上啊!”
        柯雨泽仍未看他们一眼,用他的话说,他不屑于搭理智障!他此时环顾四周,心中拟订好逃脱路线,对近在眼前的“古惑仔”们视而不见,刚准备行动,一声清脆的童音在潮湿阴暗的小巷响起: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在干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 双方都僵硬了一瞬,看着巷口那个小小的女孩,盯着他澄澈天真的双眸,心中顿生出一种自己在教坏小朋友的感觉,虽然自己也是个小朋友……
        现场气氛尴尬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见众人不回应,有些奇怪,她偏了偏头,又问了一遍:“你们在干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次,“古惑仔”们终于反应过来了,他们摆起凶神恶煞(才怪)的脸,狞笑看着女孩:“小妹妹听话,哥哥们有事,转过头去,然后赶紧走,否则我们连你一起弄!”
         这话语气有多么虚暂且不提,女孩听完只是不甚在意的“哦”了一声,并未如他们想象的边哭边跑开,她扔站在原地,眸中清明:“我只是想说,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校长让你们过去一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脸上缓缓绽开了微笑,仿佛看到了有意思的事情,好奇着,期待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古惑仔”脸色一变,害怕的腿都软了。他们只是迷恋古惑仔,可不代表他们真想当古惑仔啊!他们还想着长大后考上好大学呢,校长什么的真不敢惹啊!
         一群熊孩子白着脸,焉了吧唧的走出巷子,柯雨泽见状,挑了挑眉,也拿起书包跟上。经过女孩时,女孩一把拉住他,扑闪着大眼睛对他挤了挤眼,甜甜的说:“大哥哥,校长叔叔说你不用过去,先回家休息。我家就在附近,我带你去坐会儿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柯雨泽眸色一暗,眼中情绪翻涌片刻,他微微勾唇,露出了一个不甚明显的笑容: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而熊孩子们只能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远去,泪流满面的走向校长办公室,心中思考着怎么安抚住自家老巫婆。

—  —— 冷 —— 漠 —— 的 —— 分 —— 界 —— 线 ——  —

         两人一路上都不说话,安安静静的,对刚才的事闭口不提。
         直到走过拐角,女孩才停下脚步,规规矩矩的向他鞠躬:“大哥哥,抱歉,刚刚我一时情急撒了谎,校长没有叫你们,我家也不在这附近。哥哥还是快回家吧,要是等会他们发现了追过来就麻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柯雨泽看着面前小小的头顶,发现自己对这小女孩很有兴趣,他不动声色的笑了:“是吗?,那你要怎么偿还我被欺骗的感情呢?”对后面女孩的劝告视而不见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女孩子抬起了头,一脸懵逼地偏头看着柯雨泽,神情疑惑,“偿还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你要怎么偿还我?你可是欺骗了我的感情呢。”柯雨泽依旧面无表情,可眸光深处却闪着愉悦的光芒,原来萝莉这种生物真的有魔力啊,他愉快的想着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孩却没发现对面这厮的闷骚,她愣愣的说:“可是……我是为了帮你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但你刚才跟我说了对不起的啊,既然对不起,就要补偿我啊。”柯雨泽此刻哪像学校里那个高冷学神了?简直就是个无赖!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但是……”小女孩被柯雨泽堵的涨红了脸说不出话,那只是礼貌啊,只是妈妈教导的仪态啊!谁会把这种话当真?女孩好无奈。
        可人家也不是傻的,怎么会真的补偿这个“白眼狼”?她轻笑开口:“那我就算救了你一命,用这个来补偿,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对面巧笑倩兮的女孩,柯雨泽皱眉,心中狂刷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#萝莉太聪明了怎么破?#
            #如何在妹子面前化解尴尬?#
            #怎样才能破开我家小可爱的招?#
            #为什么撩个妹子这么难啊?#
        不管柯雨泽内心是怎样的,他仍是移动冰山的气场,开口说:“那是你自找的,我又没要求你一定要救我,何况就算没有你,我也不会有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! ! !
         何其无赖!何其不要脸!这怎么可能是高冷男神的配置?我不信!
         哥!为了坑个老婆,你人设都崩了,至于吗?你要是缺,我可以毛遂自荐的啊!(柯雨泽嫌弃脸:“滚!”)
         女孩子无奈,看来对面的人是打定主意赖上她了,她45º角抬头望天,只觉得人生原来是这么忧伤的一个过程:“你想要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这会到是柯雨泽愣住了,他只是想逗一逗这个小可爱,还真没想到要是小可爱屈服了怎么办?难道真要她补偿自己?那自己又该要求什么呢?柯雨泽高冷的凌乱着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孩仿佛看出了什么,突然开口:“你不会是耍我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你请我一顿大餐。”面对女孩怀疑的眼神,柯雨泽内心抱怨对方怎么这么灵敏,面上纹丝不动,丝毫没有心虚之色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孩却犯了难:“可是我今天没带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下次你再请我吧。”柯雨泽回答的速度太快,没有一丝不满之色,女孩又皱着眉头看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而柯雨泽则沉浸在还可以见到小可爱的喜悦之中,连高冷的外表都快崩了,“你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请我吧我们约定个时间地点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那就下个月1号好吗?就在你学校门口见。这个月我要去外地比赛。”女孩思考着,给出了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虽然对呀哦这么久才能见到小天使有些不满,但他可不能让小天使为难。没错,现在他内心对女孩的称呼已从小可爱变成了小天使。
         面对被自己救了的人无理取闹,她还如此容忍。这么善良的女孩,当然是小天使啦。柯雨泽理直气壮的表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我是该吐槽“你还知道自己无理取闹啊,真有自知之明。”还是该反驳“你确定她不是因为不想搭理无赖才容忍的?”……唉,心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先走了哦,大哥哥也快回家吧。”事情拍板之后女孩就挥了挥手,准备离开。却被柯雨泽拉住,“大哥哥”皱着眉头,像个小老头:“我叫柯雨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雨泽哥哥再见!”女孩点了点头,拉开他的手就跑开了,“哈哈,再见哥哥,我是顾星海。”
        柯雨泽就站在那里看着那抹身影在拐角消失,看着墙上的阳光渐渐昏黄,看着老人小孩进进出出,然后被自己焦急的妈妈拖走,边走边打,边打边骂:“死孩子,街上有什么好看的?叫你看几个小时不回家,你是不是欠收拾……”夕阳照着两人的背影越来越长,在影子中,那个冷漠的小男孩长成了一个成熟可靠的男人……

~   ~~  ~~  ~~  ~~ 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 ~~ 

虽然这都是我虚构的,但我怎么越写越觉得没准他们真有一场童年的相遇呢?
要是那样,没准多年后重逢,星海经过很久相处之后认出来了,那是不是我柯少就可以逆袭男主了?
呜呜呜,想想就美哭。
写的不好请多多担待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活该1 ( 诺深 )

文笔不好,请多指教。

        暗恋,是一个人的天荒地老..……

        “我要结婚了!”
        餐桌陡然安静,气氛逐渐冷厉,喉咙中的空气水分被蒸发,更像干涩冷厉的寒风,呼入只觉生生的疼。
        桌旁的两个男人此刻静默着,他们望向那个还在没心没肺大块朵姬的男人,目光晦暗莫明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尹深,你说什么?你小子连女朋友都没有还结婚?你跟谁结?”流莲隐起眼中暗色,想伪装成平时没心没肺的模样,结果却不尽人愿—他连声音都透着勉强。
          兴许是高兴于即将到来的婚期,尹深并没有注意到流莲话语中的僵硬,费力的吞咽完口中的食物,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那只能说明大哥你落伍了,现代社会有一种东西叫闪婚,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!闪婚!尹深,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看着跳脚的流莲,尹深心情很好的剔了剔牙,说:“哼哼,让你们一天两天嘲笑我智商低情商更低,以后绝对娶不到老婆,打脸了吧?活该!”那张艳丽的脸上挂着贱贱的笑,让人恨得牙痒痒。
        “尹深,你的...未婚妻,是圈中的人吗?”自尹深宣布结婚的这个消息后一直沉默的梵允诺此刻苍白着脸,幽幽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是啊!”尹深大大咧咧的无视了梵允诺身上的气场,“你们前不久都见过的,莉娜,还当过允诺女朋友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你们就是从那次真人秀开始熟识的?那我到成你们的媒人了?!”说到最后,梵允诺心中的煞气已经隐藏不住了,一字一句的让人心中发寒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杀意凛然的声音,就算迟钝如尹深,也觉出了不对劲,他自是不甘被挑衅,说:“怎么?你不想当?我还不想让你当呢”
         话刚出口,周围的空气就又冷煞几分,梵允诺的眸中酝酿着风暴,几欲释放。
         流莲搓了搓手臂,颇有眼力的躲在一旁看戏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当媒人?好啊。”梵允诺的声音被压低,阴阴柔柔的,却让人毛骨悚然,“可现在结婚,我不同意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流莲诧异的抬头,显然没料到梵允诺竟这么直接,可尹深却是最不吃这套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显然,流莲对尹深的了解确实没错,尹深皱紧了眉头,忽的冷笑道:“怎么?你不同意?呵,给你脸了!我结婚关你屁事!你不同意又怎样?小爷想结就结咋地!你管的着吗你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梵允诺的眼神变了,其中黑云涌动,其声如磬,乌压压的黑色中,似有什么即将冲破封印,喷薄而出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那头,尹深还在骂得兴起“妈的,我做什么你都管,你凭什么管东管西!”“你到底想要怎样!?到时候老子洞房你是不是还要不同意?啊!?”“平时仗着智商比我高就欺负我,你凭什么现在还跟我较劲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够了!”一声暴喝打断了尹深幼稚的谩骂,梵允诺死死地瞪着他,眼睛发红。尹深被范允诺此刻的震怒惊到,虽神色不虞,却终究安静下来这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刻,风止,只有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不停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天色愈加昏暗,更衬得餐厅壁上小灯光线的孱弱,昏黄的灯光在梵允诺脸上流转,他长长的睫毛却打下一片阴影,正好模糊了双眸之中流转的光,只隐约可见似有什么情绪在其中翻涌、浓郁、挣扎,却渐渐平息,直至消失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隐约间,梵允诺似乎弯了弯嘴角,声音有些苦涩:“我只是认为,此刻宣布结婚对你和fly的发展没有好处,劝你推迟一下……罢了,既然你这么喜欢她......那便接结吧……反正……我也不是你什么人,没资格管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空间一时安静,没人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良久,尹深起身往房间疾步而去,伴随着脚步声的,是他狼狈的话语:“我先回房间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又过了良久,流莲见戏散了,才终于缓缓走到梵允诺身边,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:“别太难过,不是还没结吗?还是有机会的。”只是,两人都知道这个所谓的机会怕是再也不会出现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梵允诺沉默着,苦笑了一声摆手表示自己要静一静,流莲就叹息着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范允诺坐在阶梯上,第一次没有洁癖的皱眉。他疲惫的闭着眼,呼吸声浅浅。原来,暗恋一个注定不可能的人真的很累啊,累到整个心都在疼,一抽一抽的……啧,他好像坚持不了了啊……好想、好想……得到他,把他栓在身边,谁也不给看。这样……他的笑容,他的双唇,他的一切,都将属于他!
         梵允诺的目光幽深,好像隔着尹深的房门看到了门后那个瘦削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此刻他所想的这枚身影,同样望着想像中梵允诺的方向目光悲凉,他整个人都馅进了床里,四肢无力酸软:“允诺……允诺……”尹深很后悔方才的冲动,为什么一听到他反对就心中狂喜呢?还有随之而来的更大的哀伤和烦躁,尹深!你在干什么?不是说好要把对允诺的这份感情永远藏在心里吗?不是说好这只是一场暗恋吗?现在你又在干什么?反应那么激烈,想暴露吗?可是……真的好累啊,真的好想什么都不顾地扑倒到他怀里,就算他不会爱上自己,也不再隐藏这份心情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尹深/允诺,真的好像想有一天能够站在你面前正大光明地对你说:“我喜欢你!”

绫妹的图,真的好美

星轨的画风,即使过了这么多年,还是美的动人

家,其实也可以很美。

又回去看了一遍星梦,发现这对真的cp感超强,已被星黛洗脑中……

奶奶身上有平凡的味道,虽不如灯火如星的耀眼,却更显温暖……

别人家的宠物……吾也想要!

柯星( 1 )
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,求别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 有美一人兮,见之不忘;一日不见兮,思之若狂。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;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        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;何日见许兮,慰我徬徨。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;不得于飞兮,使我沦亡。 

        只怪他没那么大的勇气,害怕连现有的温存都打破,于是,就看着她重新闪耀成星,带着那一片星海,执起另一个同样璀璨的人的手越走越远,直至消失,整个世界都黑了,什么都没有,真干净。
        矜持的举止,稚嫩的面容,浅笑的嘴角些微僵硬,他一眼就望进那深邃如海的紫眸,于一片华丽中发现了那抹极致的伤痛,以及滔天的恨意!
        耳边传来父亲的介绍:“阿泽,这是你的妹妹,柯罗娜!”柯雨泽回神,漫不经心的移开目光,再转眼,眸中的凌厉已收起,嘴角扯开的弧度轻柔如触摸钻石,却又有些僵硬:“初次见面,我是柯雨泽,柯罗娜……妹妹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这之前,他无数次设想过与她的相遇,他们会在或街角处,或超市中,或咖啡厅不进意见的匆匆一瞥,便具是一愣,相顾无言,然后纠结着开口:“你好,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又或者……
        但他从没一次想过会是这么另(狗)类(血)的初遇!
        小剧场:   柯雨泽面上仍是高冷,心底却在疯狂刷屏:这么尴尬你是要闹哪样啊?!老子的唯美相遇呢?!老子的一见钟情呢?!老子不干了!!!
         作者冷漠一笑:“哼!不干了?好啊,你走了正好叫我龙来当男主,你、走、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柯雨泽:“…………”